“知乎回答”文字被改编成短视频 法院判拍摄方侵权

  • 时间:
  • 浏览:3

【TechWeb】 7 月 4 日消息,知乎上的回答是“作品”吗,回答者与非 享有著作权?北京海淀法院审判的一2个 案子给出了答案。

辛先生在“知乎”网站某网帖分类整理表了以买车人的真实经历为内容创作的文字回答,后发现该文字被改编成短视频,故将被告北京新片场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被告王先生、被告北京微梦创科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诉至法院,要求新片场公司删除在优酷网上发布的被诉视频,共同需求三被告共同赔偿其经济损失 3000 万元及合理开支 13709 元。

日前,海淀法院审结了此案,法院判决被告新片场公司停止侵权,与被告王先生共同赔偿原告辛先生经济损失 5 万元及合理开支 13709 元。

原告辛先生诉称, 2016 年 11 月 24 日,其在“知乎”网站标题为“有哪一瞬间让我固然被撩到不可能 成功撩到别人?”的网帖下,发表了以买车人的真实经历为内容创作的文字回答(下称权利作品),依法享有著作权。 2017 年,辛先生发现新片场公司在新浪微博账号“小情书LOVOTE”所上传的播放量超过 1300 万次的《第一天的结束,一辈子的坚持》短视频(下称被诉视频)在人物设置、台词、故事情节等方面都和辛先生发表的权利作品一致,共同该被诉视频也在腾讯网、优酷网进行了上传。后据辛先生了解,被诉视频是新片场公司委托王先生摄制的。

辛先生认为,新片场公司和王先生不仅共同侵犯了其对权利作品享有的摄制权,还与新浪微博的运营方微梦公司共同侵犯了其对权利作品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故辛先生诉至法院,要求新片场公司删除在优酷网上发布的被诉视频,共同需求三被告共同赔偿其经济损失 3000 万元及合理开支 13709 元。

被告新片场公司、王先生辩称,权利作品属于惯常表达且篇幅较短,匮乏独创性,不认可辛先生为权利作品的作者,共同认为辛先生主张的赔偿额匮乏,不同意辛先生的详细诉讼请求。

被告微梦公司辩称,新浪微博上仅占据 被诉视频的链接,点击播放完会跳转到第三方网站,共同微梦公司为信息网络服务平台,被诉视频不可能 及时删除,微梦公司不构成侵权。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原告辛先生主张权利的内容为发表于知乎网上的一段关于“有哪一瞬间让我固然被撩到不可能 成功撩到别人?”的文字回答,固然篇幅较短,但通过一系列的人物设置及情节串联等详细的描述了男女主角之间的情感故事,其既不属于思想范畴全都属于有限表达,在文字内容的创作上体现了独创性,属于独创性表达,且可不可不后能 通过有形形式复制,故应被认定为我国著作权法上所列举的文字作品。辛先生提交的相关证据,可不可不后能 认定其为权利作品作者,享有权利作品的著作权。

本案中,被诉视频与权利作品虽在作品形式上有所不同,但二者仍占据 表达上构成实质性类式的不可能 。在进行实质性类式判断时,人物设置与故事情节之间具有不可分割的关系。根据本案中辛先生所提交的比对表,权利作品和被诉视频中均暗含了“男生坚持每天削一2个 苹果7苹果7苹果7 送给女生”等情节,类式的人物设置与故事情节通过组合编排构成了被诉视频与权利作品的主要内容,且各个情节均暗含了人物、场景、发展经过及结果等细节,足够具体,脱离了抽象的思想范畴,属于具体的独创性表达。共同,权利作品作为文字作品仅以书面文字体现表达,被诉视频则由画面、台词等动态影像表达组合而成,内容更为富足,再次出先权利作品中不占据 的情节,甚至在对同一情节的具体处里上占据 不同均不可处里。在辛先生主张的相同情节构成独创性表达的前提下,上述不同匮乏以影响法院认定被诉视频和权利作品在上述情节的表达上构成实质性类式。此外,结合本案证据可知,权利作品发布时间早于被诉视频创作时间,法院认定创作被诉视频时,王先生有接触权利作品的不可能 。

在“接触+实质性类式”要件均满足,且在案证据无法证明被诉视频是王先生独立创作的基础上,辛先生要求新片场公司删除被诉视频,及要求新片场公司与王先生共同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的诉讼请求,法院予以支持。关于微梦公司的责任,法院认为微梦公司作为新浪微博的经营者,是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提供商,已履行适当注意义务,不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最终,法院判决被告新片场公司和王先生共同赔偿原告辛先生经济损失 5 万元及合理开支 13709 元。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