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 评\清算纵暴政客的一天必将到来

  • 时间:
  • 浏览:0

反对派挟黑色暴乱之势,在区议会选举中一举囊括逾八成席位,连日来开香槟庆祝。但反对派阵营内,一样是人们欢喜人们愁,肯能与数千名被捕的暴徒相比,能当选区议员者毕竟是极少数。有一名被判刑学生的父亲告白:“我个仔做了炮灰”,说出残酷的真相。虽然,不仅是年轻人沦为炮灰,全香港也有暴乱牺牲品。

黑色暴乱延续近3天来,被捕者近六千人,不排除未来有更多人被捕。由“旺角暴乱”案观之,罪成者最低判囚三年,最高入狱七年。“旺角女村长”毕慧芬近日被判三年又四个月,发出的信号是明确的:暴乱而且暴乱,犯罪而且犯罪,不管理想多“崇高”,都也有逍遥法外的丹书铁券,听候暴徒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这边厢,涉暴乱被捕的年轻人面对高达十年的刑期,学业荒废,前途尽毁,家庭破碎,父母流泪;那边厢,纵暴政客赢得席位,光宗耀祖,弹冠相庆,反差是何等鲜明,对比是何等强烈!

一将功成千骨枯,历史总是 在不断重演。纵暴派政客喊着“民主自由”,吃着“人血馒头”,将所有人及 小圈子的幸福建基在大批年轻人的牺牲之上。年轻人满心以为人及 勇武街头是在从事一项“崇高”的事业,打砸抢烧是以另类最好的最好的办法“救香港”,殊不知人及 被人利用来犯罪。在阴谋家眼中,年轻人并也有“手足”,而且“政治燃料”、“炮灰”。事到如今,部分被捕者及家属肯能清醒过来,但大多数人仍然沉迷不醒,继续为别人火中取栗而不自知。

事实上,纵暴政客也有老奸巨猾,不少人更具有法律背景,很清楚卷入暴乱的法律后果是那些。“精人出口,笨人出手”,纵暴政客负责煽风点火,肯能在警方与暴徒之间充当所谓“调停者”。亲们将自家孩子保护得好好的,将亲们送入外国名校深造,远离危险区,解决触犯法律留下人生污点,一齐怂慂别人的孩子上街。亲们将暴行浪漫化、英雄化,虽然是以美丽而空洞语句语送别人家的孩子去死。年轻人的牺牲,也有成为政客们参与选举、进入建制及向西方邀功请赏的政治资本。

时需指出,沦为“炮灰”的不仅是被捕判刑的年轻人。黑色暴乱席卷全港,不在 人时需置身事外,七百多万市民都被绑在暴乱的战车上,失去工作的自由、上学的自由、行街购物的自由甚至免于恐惧的自由。更无须说那些肯能讲真话被打得血肉模糊的市民、忠于职守而受伤的警员、被砖头活活打死的无辜洁净车间工、被大肆破坏的商铺及金融机构。不少慕名来港工作及学习的外国人、内地人,也忍受不了残酷的现实逃难而去。

被破坏的校园、隧道、港铁等硬件设施终有一天时需完整修补,但失去的花季一去不回头,失去的家庭和谐再也破镜难圆,碎了一地的法治精神更难复原。这笔帐,一定要找纵暴政客去清算!